是可可仁儿啊

沉迷学习,随缘更新
爱青江,爱老白,更爱系解老婆

这辈子就你一只猫2

  设定和1戳头像。感觉自己写的好乱啊_(:D)∠)_ooc都是我的。
写不出来晏赛万分之一的好【暴风哭泣】
以及要吐槽一下特训里的皮皮赛。今天被他锤爆了狗头。简直无限复活啊!普通本打了半个小时我退了。溜了溜了_(:D)∠)_
我永远爱晏赛!


    赛斯醒来的时候晏华已经在工作了。
    “啊,华仔,早啊。”他懒洋洋的打招呼,他的奶猫还窝在雄鹰的怀里睡的正香。
    “起来收拾一下,我们去一趟东方古街。”晏华头也没抬。他很认真的看着文件。但是雄鹰不安的抖动着翅膀出卖了他的内心。
    “好。”赛斯清楚的感受到了晏华的不安。但是他没有戳穿。他像往常一样嬉皮笑脸的跟晏华闹着。
    赛斯跟着晏华来到了万葬亭酒吧。
    “哟,是不良向导赛斯啊,来喝酒么?”吧台前把玩着酒杯的钟函谷跟他调笑着。下一秒看见了背后面色不善的晏华。
    “什么风把白塔的宝贝吹来了?”依然是笑眯眯的样子,但是却又充满了危险。
    “咳,你不必紧张。我虽然是背着任务来的,但是我来求私情的。”晏华正视着他,雄鹰停在他肩膀,和钟函谷手边的蝙蝠相互对视着。
    “哦?是赛斯吧?”钟函谷突然就放松下来。仿佛刚才剑拔弩张的情况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    “我?”赛斯愣了一下,很快明白过来晏华的想法。的确,根据白塔这边的情报,黑塔在最近几天就会攻打过来。自己身为一个c级的向导,原本是应该呆在底层苟且偷生的。他能活的这样滋润完全是因为晏华是白塔的最高战力,也是全国唯一的ss级哨兵,所以无论他有什么要求塔里都会满足。所以即使塔里对他并不满意,也没有人跳出来反对晏华和他结合。
    “我知道东方古街不会参战。事实上我也不希望古街参战。所以我把赛斯托付给你,他是我唯一的向导,我求你帮我保护好他。”晏华没有理会赛斯的疑问,只是恳切的对钟函谷说到。
    钟函谷也愣住了。这是他第一次,从这个冷峻的学生口里听到这样语气。他从来没有求过谁,甚至在自己还是老师的时候,他也是不卑不亢的。“我答应你。”
    “我不答应。”赛斯横在他俩中间。“我是你的向导。我不能离开你。”
    “我不需要。”晏华别过头不去看赛斯。“你跟着我,只会让我分心。”
    “那晏华,我们解除契约吧。一直以来我都帮不上你什么。这次更是这样了。我知道,安托涅瓦想让爱缪莎成为你的向导。她挺好的……”赛斯神采奕奕的说着,嘴角是他一贯的笑容,眼神却飘忽不定。
    “不会的。”晏华抬手扣住他的后颈,在他额头落下浅浅一吻。“这辈子,我只有你这一只猫。”接着晏华扭头就离开了万葬亭。赛斯想伸手拉住他,却只抓了个空。那人和他的精神体一起,决然的离去了。
    “赛斯。”钟函谷叫了一声,赛斯才扭过头来。他的脸上都是泪水,身体微微颤抖着,嘴角还挂着笑容。奶猫感受到了主人的变化,在赛斯的腿边蹭来蹭去。
    “和我聊聊天吧,听我讲个故事好么?”钟函谷拉过赛斯,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。店员识趣的去关门离开了。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。

    在晏华他们去东方古街的时候,白塔这边也没有闲着。
    “白鸟来信,有不明人群在黑塔附近集结。但是并没有检测到四方天王的动静。”齐凛看着通讯器上的消息和安托涅瓦说到。
    “加派丽和莱奥斯去第一防线。西比尔和珈儿去接应一下艾露比,其他人加强巡逻。”安托涅瓦迅速做出了反应。
    “东风要来了。”爱缪莎叹了口气,把一张塔罗牌拍在齐凛的脑门上。
    “话说,为什么希罗要离开白塔去建立黑塔呢?”齐凛拿下来塔罗牌。他虽然接任白塔的领袖已经一段时间了,但是对之前的事情并没有特别了解,毕竟那时候他还在封闭训练。
   “你知道希罗是因为违法将哨兵强行改造成黑暗哨兵,导致哨兵死亡才会被白塔通缉的吧。”
    “知道。但是为什么呢?他明明已经是白塔的领袖了,手底下有各种厉害的哨兵,为什么还要去做那样的事情呢?”齐凛歪着头看着爱缪莎。
    “因为他的妹妹。这件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。希罗他,曾经有个妹妹。希罗虽然是个普通人,但是他的妹妹是个优秀的向导。只可惜,他妹妹分化后没有及时被白塔发现,而被绑走卖到了黑市。等希罗找到他妹妹时,那孩子已经死在了雇佣兵的军营。从那以后希罗变得异常冷静,一路升职到了领袖团,并且提出了改造哨兵,减少哨兵对向导依赖的计划。当时领袖团通过了他的计划。只是没想到,他不仅仅是为了改造哨兵,还为了给自己建立一个绝对听话的军队。不顾哨兵的意愿,强行将他们改造成黑暗哨兵。但是哨兵的身体承受不住强烈的药物,短时间内他们可以能力倍增,但是很快他们就会死亡。希罗的贴身保镖赛哈姆和他朋友的孩子零,都被他改造成了黑暗哨兵。我的腿,也是在和黑暗哨兵零对战的时候弄伤的。”安托涅瓦看着远方,似乎回想起了什么。
    “黑暗哨兵……那不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么?”齐凛感觉到一阵恶寒。想不到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领袖,背地里竟然这样对待那些哨兵。
    “确实。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黑暗哨兵了。即使是最强的晏华,也是堪堪能和黑暗哨兵一战。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。如果不是因为安托涅瓦赌上性命拦下了零,恐怕晏华也无法同时对付两个黑暗哨兵,更不可能只是留下个疤痕就完事了的。”爱缪莎抬手抚摸安托涅瓦的裙子,那下面空荡荡的。曾经s级的安托涅瓦,付出了双腿的代价才能抗住一个不成熟的黑暗哨兵的袭击。爱缪莎不敢想象,一旦希罗的技术成熟,将会有多么可怕的结局。
    “那我们岂不是没有胜算了?”齐凛崩溃的撞着桌子。“啊,不活了。当个领袖太难了。我还是回学校学高数去吧。”
    “也不是完全没有胜算。晏华去找东方古街的负责人钟函谷了。如果他可以帮忙,我们也许能将黑塔的人拦在古街之外。”安托涅瓦笑着摸摸齐凛的头。
    “钟函谷拒绝合作。”推门而入的晏华接到。
    “连他唯一的学生都劝不动,我们是没希望咯。”爱缪莎把刚燃起希望抬头看安托涅瓦的齐凛拍下去。
    “神啊!我不活了。”齐凛哭唧唧的趴了回去。

    “不想活了?那由我来终结你的生命吧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