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可可仁儿啊

沉迷学习,随缘更新
爱青江,爱老白,更爱系解老婆

这辈子就你一只猫3

    过渡章。主要是钟老板的故事。钟函谷真的是非常可爱了~产粮真的是有玄学,昨天出了心心念念的濑由衣。
    ooc是我的,晏赛是最美好的!

    黑暗中传来好听的声音。
    安托涅瓦,爱缪莎,齐凛和晏华震惊了。防守这么紧密的情况下,达尔维拉是怎么进来的?
    “白鸟呼叫总部!大批哨兵正迅速向白塔靠近!奥露西亚和芙罗拉出现在白塔附近!”
    “一线遭遇进攻,请求支援!”
    齐凛的通讯器不停的响着。
    “哦?很震惊啊?不过也不怪你们。毕竟一直守着这陈旧的东西,不了解外界的变化。”达尔维拉从黑暗处走出来。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瘦削紧绷,血管突显在苍白的皮肤上。
    “黑暗哨兵。”晏华端起枪指向他。安托涅瓦和爱缪莎在他身侧。“齐凛,你回塔顶的核心区域去。安会在那里保护你。指挥权全权给你。我们拖住他。”安托涅瓦把通讯器塞到齐凛手中,掩护他往门口方向去。
    “哈哈哈,无畏的挣扎。也罢,反正最后你们都是要死的。希罗大人已经成功的把人类改造成哨兵,也成功的把我改造成黑暗哨兵。现在的我,不需要向导就可以把你们一个个杀死。而你们,将被自己暴走的精神折磨致死。”
    “安托涅瓦,你和爱缪莎去防守屏障。他们的目的是破坏屏障扰乱我方的哨兵。我在这里拖住他。”晏华上前一步,荷鲁斯紧紧盯着达尔维拉。
    “你小心。”安托涅瓦点点头,爱缪莎跳上她的方舟,两人一同离开。
    “单挑我么?真是个愚蠢又勇敢的决定。该说不愧是ss级的哨兵么?”达尔维拉轻蔑的笑到。“我和之前那两个失败品可不一样哦。”
    说话的同时,达尔维拉突然抽出短刀,冲向了晏华。
    他的速度很快,但是晏华也同时开了枪。达尔维拉身影一闪躲过了三发子弹,刀尖冲着晏华的眼睛就去了。
    “好快。”晏华在心里惊叹到。他闪身躲开了这一击,转头将荷鲁斯瞄准达尔维拉。
    “当啷”一声脆响,达尔维拉的刀飞过来,击中了荷鲁斯。枪身留下了一道刀痕。
    不行,必须更加集中精力。晏华在心里告诉自己。他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达尔维拉身上。感官的敏锐让他捕捉到更多的动作,这样虽然能抗衡达尔维拉,但是却很容易受到外界干扰而暴走。
    “哦?这就是ss级的实力么?”达尔维拉停在桌子上,短刀在手中打转。
    “不必多言,尽管来战。”

    “喝什么?”钟函谷晃晃杯子示意赛斯。
    “酒,只要是酒什么都可以。”赛斯没精神的趴在桌子上。奶猫也趴在他脸边,无精打采的样子。
    “那就柠檬汁吧。”钟函谷随手抓了个瓶子。
    “喂不要不听人讲话好嘛!”赛斯抬手表示抗议。
    “晏华是我唯一的学生。”钟函谷无视了他的抗议,淡然的给赛斯弄了一杯柠檬汁,又给自己倒了杯茶,然后开始讲故事。当然如果忽略他肩膀上笑的颤抖的蝙蝠的话。
    “懒得听。华仔的一切我都知道。以及你的蝙蝠能别笑了么,我快看不下去了。”换了个姿势瘫在凳子上,赛斯闷闷不乐的转动着装柠檬汁的杯子。小奶猫张牙舞爪的对着蝙蝠,后者突然飞到奶猫头顶拍了一把。
    “……钟函谷……”赛斯无奈的看着小奶猫抱着头委屈巴巴样子。
   “好了不逗你了。”钟函谷收敛了笑容。“我不是来跟你讲晏华的,你们俩的事我才懒得管。作为你的保姆,我只是来讲个睡前故事的。”
    “在我还是晏华的老师的时候,我是白塔最强的人。那时候我还不到三百岁。不许笑我老妖精。你家晏华现在也在白塔的时间和我差不多了。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,我应该会带出来更多的学生吧?那样的话我也不会怀着对两边的愧疚度过了这么多年。”
    “两边的愧疚?”赛斯又趴回桌子上,湛蓝色的眼睛盯着钟函谷。
    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守着这东方古街么?因为这是她留下来的,唯一的遗物。她是我见过最强大的向导。她拒绝了加入白塔,以一己之力保护着整个古街的人们。你作为向导应该比我更懂得一个向导在白塔外活的多么不容易。但是她做到了,而且还做的很好。”
    “你说的……是雯梓姐姐吧。我在上学的时候听过。她为了保护古街拖住怪物,最后牺牲了自己。”
    “是啊。那次都是我的过错。我一味的去追赶逃跑的怪物,没有考虑到那居然是调虎离山。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和晏华已经被另外一批怪物包围了。晏华尽力去阻挡怪物,我趁机杀出了一条血路。但是还是晚了,晚了一步。我看着她在我面前倒下。”
    “她是你的向导么?”
    “说是也不是。她没有成为任何一个人的向导,却也是所有人的向导。她让我见识了一个向导的力量。我们都只看到了哨兵强大的力量,却没有想过,向导也是同样强大,甚至可以更强大的存在。从那时起我决定帮她守护好她想守护的一切,包括这条古街,包括她想给予温暖的所有人。只是对不起白塔和晏华。那次他也伤的很重,伤好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接替我的职位,完成所有本应我完成的任务。从此以后他没有来见过我。我理解他的恨意。”
    “没有的哦!”赛斯打断了他的话。“华仔他,非常尊敬你的。虽然那段时间他忙的团团转,但是他从来没有生气过。他告诉过我,他很佩服你能放弃所有的名声,甘愿去守护一个街。他说他想成为像你一样可以守护什么的人。”
    “其实你和他是一样的人。我看得出来。虽然你平时是个吊儿郎当就知道喝酒把妹的不良神官。”
    “喂喂有你这么夸人的么!”赛斯再次表示的抗议。
    “但是骨子里,你们是一样的人。你和晏华,你们两个,是一模一样的。我猜你已经计划好怎么趁我不注意溜走去帮晏华了。”
    “呃,那个,钟函谷啊,你的柠檬汁真好喝嘿嘿嘿。”赛斯尴尬的笑着然后猛喝了一口柠檬汁。“我去!好酸!”吐着舌头,赛斯看到了钟函谷脸上戏谑的表情。
    “我等这一刻很久了。”钟函谷的话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。“赛斯,去吧。我知道你想做什么,我也相信你可以做到。我已经看到了一个向导身上强大的力量,有生之年我想再看到一次。”
    “钟函谷……谢谢你。”赛斯想了想,还是郑重的握住了钟函谷的手。
    “别着急。有两个人想和你一起去。幽桐,李若胤,你们出来吧。”
    里屋走出来两个年轻人,一个身负长弓,一个手执长剑。“东方古街是一条自由的街,我不参与战争,但是我也不会去阻拦他们参与。所以,赛斯,答应我,结束以后,一起来我这里喝一杯。”
    “放心吧旦那。我会带着华仔和两位小哥,把你这儿的所有好酒都喝空的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