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可可仁儿啊

沉迷学习,随缘更新
爱青江,爱老白,更爱系解老婆

【刀剑乱舞末日企划】蜂须贺线.何处

前排艾特主页 @末日企划主页
过渡章预警!恋爱开端(不是
忙里偷闲更个文,最近脑洞枯竭_(:D)∠)_感觉自己对不起这么好的企划
cp:蜂须贺x巫可可
前文请戳头像。(手机放不了链接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安全起见巫可可和蜂须贺选择了回城。

    一路上遇见了几个溯行军,都被蜂须贺轻松解决掉了。但是那惨烈的场景却在巫可可的脑海中消散不去。黑色的怪物,挂着血肉的利齿,地上残破的躯体。多年的安逸让人们忘记了,人类的躯体有多么不堪一击。

    好不容易回到了城中。这里的情况比城郊稍微好了点。大概是因为城市还算有点防御。人们纷纷躲起来,警察和军队在街上维护秩序。但是街边的血迹还是出卖了这平和下掩盖了多少的惨烈。

    跌跌撞撞回了家,巫可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黑暗的房间让她感觉到些许舒适。刚才发生的一切太突然,让她根本来不及反应。这么多年信奉科学,在这一天突然被打破,时间溯行军,刀剑男士,杀戮,吞噬,血色……这些词语充斥在她脑海中。

    “喂,你还好么?”屋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。

    “我……”巫可可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。虽然他一路上保护自己,但是毕竟是初次见面的人,还穿着奇怪的仿佛黄金圣斗士的衣服,总之是很奇怪的人了。

    “和我聊聊天?”蜂须贺靠着门坐下。也没管巫可可是否同意,自顾自的说起来。

    “我叫蜂须贺虎彻,是虎彻家的真品。虎彻流传下来的真品并不多,很多都是假冒的。所以导致后来一提起虎彻就会被认为是赝品。”

    “现代的人,大概都不是很了解刀剑了吧?许多年前我曾经被唤醒过一次,参与了时之政府讨伐溯行军的事。那时候我们在一个本丸里,那里都是刀剑男士们,审神者是像你一样的人类。我也有兄弟,他叫浦岛虎彻,是个可爱的孩子,还有一个赝品大哥,长曾祢虎彻。也许你听说过他,就是新选组组长近藤的佩刀。”

    “我们度过了一段艰难又幸福的时光。每天都有出阵,和不同时期的溯行军去战斗。为了守护历史——对了,你还不知道吧,那时候的溯行军是为了破坏历史而存在的。我们穿越时空回到过去,维护历史的平衡。我们讨伐溯行军,保证历史按他的进程走,为了保证自己的前主死掉而努力,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主人倒在面前,甚至有时候,要亲手送他们上路。”

     “痛苦么?肯定是有的。但是他们之所以存在,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一段历史啊。所以即使痛苦,我们也坚持这样下来。因为是在做正确的事情,是为了不让自己后悔而战斗的。”

    “后来我们消灭了溯行军,刀剑男士的存在也便没有了意义。我又重新陷入了沉睡。直到,你的出现把我唤醒。”

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屋里传来微弱的啜泣。

    “为什么要道歉?被你唤醒就意味着你的我的主人了。是我以后拼上真品刀剑男士的尊严去保护的人。”

    “但是我……我只是个没有任何能力的小研究员,从小就没有人要,是院长妈妈把我带回去养大,给了我现在的一切。可是,可是我却连保护她都做不到……还有那些孩子们,他们那么信任我,我却没能救出他们……”

    “这便是历史的选择了吧。既然活了下来,就要负起活下来的责任。我不知道这些溯行军发生了什么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,但是你的存在唤醒了我,我们都是被历史选中要来守护今天的。所以,请相信我,我会守护你,和你想要守护的一切的。”

    屋里很久都没有声音。蜂须贺有些担心。他甚至考虑要不要破门而入。

    “咔哒。”小小的一声,勾回了蜂须贺的思绪。看来女孩允许了他的接近。虽然没有敞开心扉,至少也是一步接近。

    “我进去了。”蜂须贺问了一声,轻轻推开了门。

    屋里没有开灯,有些昏暗。不过对于适应夜战的打刀来说还是可以看清楚的。这是一间相当整洁的房间,没有很多的杂物,只是简简单单的。桌子上摆着许多厚厚的资料。女孩抱着腿坐在床边,低下头看不见表情。

    蜂须贺坐在她身边,犹豫了一下,学着人类的样子摸了摸她的头。印象中还在本丸的时候,审神者经常这样做,来安慰受伤的小短刀们。

    可可惊了一下,还是任由他这样了。两人之间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。

    在灾难来临的时候人们总会相互依靠。巫可可这样想着,又往蜂须贺怀里靠近了点。即使没有温度,也是她现在群能得到的唯一的温暖了。

    刀剑男士会下意识的亲近人类。蜂须贺这样想着,环住了女孩的身体。想保护她,愿意为她拼尽一切。

    黑暗来临时,请让我们相互依靠。
   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