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可可仁儿啊

沉迷学习,随缘更新
爱青江,爱老白,更爱系解老婆

【晏赛】单挑晏华十的皮皮赛在想什么

出加成以后没事就带皮皮去单挑华哥,玩儿的贼开心。
结果晚上做梦梦见被皮皮追着锤。华哥还见死不救。
因而有了这个脑洞。
我以后再也不浪了。
求晏赛夫夫放过我。我只是个小指挥使,不应当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我从来没有觉得如此寒冷过。
    即使是被巨阙砍一斧子再被里维利坦泼一脸水也没有这么寒冷。
    这里是记忆殿堂,晏华十层。
    然而形势不容许我再难受下去。对面那个被黑雾缠绕的晏华已经端起了枪,我不能犹豫。指挥使还在我身后,如果我因为痛苦而变得迟钝,将会给她带来极大的伤害。
    毕竟,对面是我爱了那么多年的人,他的枪法,我最了解。
    第一击,致盲。在这个技能下,那个晏华没有办法瞄准我们。我趁机引导他往相反的方向去,这样就能把指挥使留在一个较为安全的地域。“华仔,看这里哟~”叫他的时候我心里突然一紧,但是又松下来。就算是同样的面孔,那也不是我的晏华。
    因为我的晏华,永远不会对我刀剑相向。
    光芒消失。我看到了头顶黄色的标记。技能到时间了。还好已经把这个晏华带到了这边,指挥使暂时是安全的。
    紧接着枪声响起。
    一枪小腿,一枪肚子,一枪差点击中心脏。
    我被打退了好几步。嘶,还挺疼的。
    第二击,治疗。熟悉的光芒在脚下亮起,被贯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。这个技能曾经无数次救下我和他。被围困在怪物中间的他,持枪进攻的他,把我挡在身后的他。我能做的就是尽力祈祷,让金色的光芒笼罩他,抚平他的伤口。我们就这样搭档,一攻一守,在无尽的黑暗中活了下来。
   他似乎因为这奇怪的光芒愣了一下。趁着这分神,我挥舞着权杖,一下一下砸向他。诶,好气哟,我明明是个法师为什么总是要近战?又一枪击中了肩膀,疼的我差点脱手。然后我听到指挥使叫我的名字。
    有什么可担心的?我可是小叮当啊。
    头顶出现黄色的光圈。我知道那是他最厉害的一招。“对不起了华仔~”我冲他吹个口哨。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。
    我把权杖举起,金色的翅膀在我身后显现。在1.2s的边缘皮一下可是我最擅长的。被金色的罩子笼罩在中间,我看到被反弹回去的子弹伤害到的晏华。那一枪的伤害极大,他往后退了好几步。我突然想起上次模拟练习时的华仔,每一枪都有反弹伤害到他身上。为了保护我他毅然决然的开了枪。只差零点几秒我就可以放技能。但是那金色的翅膀晚了一刻就无法降临到他的身上。我眼睁睁看着他倒在我面前,还在用口型告诉我,别担心。
    我回过神来。趁他身形不稳,我又冲上去再来一次技能。金色的光芒再次亮起。
   终于,要结束了。
    我看着他倒在我面前。指挥使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我揉揉疲惫的脸,转过身扬起和平时一样的笑容“哈哈,轻轻松松就解决了呢。”
    指挥使看起来有些愧疚,低着头不说话。我揉揉她的头发,扛着权杖就出去了。
    门口,他在等着我。
    “华仔~看我厉害不?”
    “别说话。”他把我按进怀里,我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味道。
    真暖和。

评论(17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