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可可仁儿啊

沉迷学习,随缘更新
爱青江,爱老白,更爱系解老婆

【晏赛】我等你

520贺文
第五人格梗
简单来说就是
求生者通过解码去开启大门,从而逃生。监管者阻止并抓他们绑在椅子上,送回庄园。
有私设,一大早迷迷糊糊码的,bug和ooc都是我的。
滚去学习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“逃出去,一定要逃出去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耳边又响起这句话。那声音越来越近,仿佛就在身边。头痛欲裂。
“赛斯?你还好么。”
啊,是雯梓啊。
“我没事,稍微有点头痛。大概是没睡好。”
我笑着用谎言欺骗大家。
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软弱,让大家跟着我恐慌。
毕竟今晚,是逃离的时刻。

2.
我能感觉到空气中的躁动。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。
我去问希罗,他只是摆摆手,让我们做好准备。
安托涅瓦告诉我不用紧张,虽然第一次参与追捕的监管者都会这样。
“一次就好了,以后你就习惯了。”她拍了拍自己的方舟,那里曾经装载过无数个求生者,把他们连同希望一起带回庄园。
“你是个很有天赋的监管者,对自己自信一点。”钟函谷也拍了拍我。他脚边的瓶子蹦来蹦去,他们可是追击求生者的高手。
我点点头。
其实我并不是不自信。只是莫名有一些担忧。
在担忧谁呢?
等等,为什么,是谁而不是什么?
头痛欲裂。
如果能记起过去就好了。

3.
出了庄园首先进入了军工厂。
我们也分散在不同的角落。
作战计划很明确,芙罗拉,雯梓和丽负责去解码,珈儿和濑由衣配合,去吸引监管者,安去拆掉椅子。如果有人被抓,泰斯拉则去用炮袭击监管者来获取救人的时间。而我则负责治疗。
很快珈儿传来消息,第一个监管者,西比尔。
真是个难缠的家伙呢。
我也看到了半空中张望的西比尔。
我立刻转头跑向她下落的地方。果然,那边是专心解码的芙罗拉。虽然听力很好但是身体还是有些羸弱的芙罗拉,靠着盲仗堪堪躲开了第一击,却没逃过西比尔的第二击,直接摔倒在了窗户前。珈儿也追了过来,吸引了西比尔的注意力,我趁机上去救芙罗拉。
脚边响起了枪声。芙罗拉在听到开枪时推了我一把,我才没有受伤。
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监管者。
我们只能放弃救人。
我咬咬牙,转身跑开。
他没有追过来。珈儿把所有的火力都吸引走了。
还剩下一台机器,希望雯梓和丽能快些。

4.
第一枪没有击中目标。
没想到那个盲女竟然能听到我的子弹发射的声音,并且迅速推开了那个神官。
果然不能小瞧这些求生者。
西比尔追着那个学生。
那么盲女就有我来处决。
可惜了那个神官。
不过,他终究还是我的猎物。
安托涅瓦说的没错,只要一次,就习惯了。
我压下心中那一点不安。

5.
我们损失了芙罗拉。泰斯拉在最后一刻救下了珈儿,两人虽然受伤但是我们都逃了出来。
出了军工厂,外面是圣心医院。
多么讽刺的名称,圣心。
雯梓和丽迅速开始解码。虽然丽有傀儡莱奥斯的帮忙,但是毕竟少了芙罗拉,我也加入了解码的队伍。
我和濑由衣碰面,我们一起专注解码。
只是两分钟,安就倒下了。
我开始有些慌张。
珈儿那边也传来消息。这次是可以直接把人传送回去,不需要椅子的安托涅瓦。
泰斯拉想去救人,奈何唯一的武器在军工厂救珈儿用了。
濑由衣也想去救她,却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又蹲了下去。在她身后,一支黄色的箭稳稳的插在树上。
“还有幽桐”我迅速把信息传给了大家。濑由衣领着幽桐往废墟区跑去。我趁机去接住逃脱了安托涅瓦追踪的珈儿,给她进行简单的治疗。
珈儿伤的挺重,是她搏命挣扎逃脱了安托的追击,但还是倒在了这里。
“没关系,看我小叮当来帮你。”我逗的珈儿哈哈笑起来。紧接着又是一发子弹,直接打中了我的小腿。
嘶,真疼。
又是那个新来的监管者。
珈儿也慌了神。眼下由不得我。我们最初约定的就是,尽最大努力活下去。如果有危险,先保证自己活命。
我只能看着珈儿狠心跑走。
对不起了。

6.
我就知道,他是我的猎物。
原来是个治疗系的孩子。不过帮助伙伴的时候,不应该先看看自己是否安全么?
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,突然觉得有点难受。
手一抖,枪打偏了。
只击中了小腿。
啧。
我晏华竟然还有失误的时候。
不过还是让那小神官逃走了。不过没关系,军工厂逃脱的学生,这一次可是逃不了了。

7.
我跌跌撞撞跑到了门口。雯梓已经在那里了。
我们等了一会儿,最终只等到了受伤的丽,和死里逃生的濑由衣。
珈儿,泰斯拉,安都被送了回去。
丽有些想哭的样子。
濑由衣嘴上不说,眼角却也是红红的。
“走吧,我们总要有人牺牲的。”雯梓拍拍她们,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。
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。想来想去,跟上了队伍。

8.
“晏华桑很积极哟~”奥露西亚调侃到。
“新人君不用这么拼命的。”西比尔说到。
“那就钟函谷和晏华去吧。”希罗没有再犹豫,下达了最后的命令。
我其实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一定要去。
大概是因为没能亲手抓住那个小神官吧。
我标记好的猎物,不希望由别人来掌控。
只是为什么,会对他……
又开始头痛了。
不能让其他人看出来我的问题。
我戴上白色的面具,象征性的拍了拍已经破败不堪的风衣,跟上了钟函谷的脚步。

9.
这里是最后的战场了。
红教堂。
濑由衣抱着必死的心直接冲向了监管者来的方向。她的伤太重了,跑的跌跌撞撞。
我知道她是在给我们争取时间。
丽强撑着在解码,莱奥斯的电量不足,解码速度慢下来。
雯梓专心致志的解码。
我的手有些颤抖。几次都输错了东西。
不行,我必须冷静下来。
濑由衣被送了回去。
紧接着丽那边传来了枪声。
果然还是你么?
我决心去救下丽。
能保住雯梓也好。
我刚离开就听到了雯梓那边的声响。
糟糕,我忽视了钟函谷这个监管者的存在。他的瓶子怪可以迅速冲向电机并咬住求生者。虽不致死,但是受伤也是很麻烦的事情。
在我犹豫的时候,丽已经被绑上了椅子。
我的心脏砰砰跳起来。
随着那稳健的脚步声。

10.
我们终于见面了。
我站在小神官对面。他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是我们监管者是无法与求生者交流的。
是打算投降么?
我看着他破破烂烂的神官服,身上还有不少血迹,脸上有一道刮痕。
确实,能走到这一步,经历了不少痛苦吧。
他颤颤巍巍的往后退。
害怕么?
我没有从他眼中读出这种情感。
下一秒他转身就跑。而我被他推下的板子砸了个正着。
还有点疼呢。
这才是我的猎物。
心口又痛了起来。
我要抓紧时间了。

11.
雯梓被抓回去的消息让我脚下一滑。
难道这一次,又要全军覆没了么?
我们做了那么多努力,不过是想逃出去。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好,能逃出去,就有机会回来救下大家。
小腿的伤口裂开了。
远处传来轻微的风声。是地窖。通向外面的地窖。
我必须逃出去。
像曾经的那个人一样。
等等,那个人!是谁?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?
头痛的严重起来。
我似乎,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12.
他还是倒下了。
没有人能躲开我的枪法。
我永远有这个自信。
虽然这个小神官成功躲开了好几次。
仿佛是本能一般,完全预判到了我所有的进攻。
该说真不愧是我看中的猎物么?
我把枪别在身后。
一把抱起来受伤的他。
比想象中更加轻盈。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。就好像约定好的一样。
我抱着他走向大门。
红色的地毯,废旧的教堂,灰蒙蒙的天空。
面具下没有表情的我。
怀里泪流满面的他。
是不是我,忘记了什么。

13.
眼泪忍不住往下掉。
明明应该挣扎着逃跑的我,为什么哭的喘不过气来呢?
我突然想伸手揭开这个监管者的面具。
又怕那面具下面,是我不想知道的真相。
很重要的事情啊。
一定要记起来。
一定不能忘记。
我们拉勾。
约定好的。
我等你。

14.
理智告诉我应该把他放到椅子上。送回庄园。
这是我们监管者生来的任务。
但是我的心口痛的不行。
好像有人在叫嚣。
我们拉勾。
一定不能忘记。
我在外面等你。
一定要记起来。
约定好的。
我在门口松了手。
头痛的更厉害了。
我看着小神官跌跌撞撞跑了出去。
失败了呢。
面具里有些湿湿的。

15.
我们曾经成功过一次。
也只有那一次。
他是求生者里最聪明最强悍的存在。
晏华。
我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走到了这里。
然而离开的代价,是一个人回去,换得地窖的开启。
我们蹲在石头后面。奥露西亚看不到的地方。
“华仔,你必须离开。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。大家的牺牲都是为了送你离开。等下我去引来奥露西亚,你去找到地窖等待开启。”
“赛斯……”
“诶诶~我可没有说完轻易让你这么离开。我们拉勾,说好了,你一定要回来救我们。等那时你要抱着我走过红毯,然后我们一起离开这里。”
“我们拉勾。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“一定不能忘记。”
“一定要记起来。”
“我等你。”

16.
“哦呵呵呵呵,又来了新的监管者呢。让我看看,真是个可爱的男孩子呢~”奥露西亚率先走了上去。
“治疗系的?这可不是我们监管者需要的。”西比尔冷冷的看着他们。
“确实,治疗系的还是放在求生者里比较好。您觉得呢?”希罗歪歪头,看向了坐在高处的神明。
“不要皱着眉头嘛,每一个监管者,都是当初逃出来的求生者哟~”伊斯卡里奥站在一边,脸上是诡异的微笑。
赛斯瞪了他一眼。晏华则抓紧了赛斯的手。所有的一切他们都记起来了。
在庄园里相爱,在逃生中相依,逃出生天却发现根本没有外面的世界,一切只是神明的一个可笑的游戏。似乎在神明大人面前,他们都是那么无力。
“人类比我想象中的更有趣。”神明大人若有所思的看着下面的人。第一次有监管者可以回忆起一切。相比之下其他的监管者完全沉醉在游戏中,全然忘记了被追捕的人,曾是他们的伙伴,甚至爱人。
“那么,再来一次吧。如果你们还能逃出去,如果你们还能记得彼此,做出同样的举动,我就放你们真正的离开这里。”神明指着晏华和赛斯说到。
“那么我们就再约定一次哟华仔~”神官碧蓝色的眼睛里都是泪水,嘴角却挂着晏华最为熟悉,最为安心的笑容。“下一次,还要抱着我走过去。和我一起逃出去。”
“我答应你。一定不会忘记。”
“我等你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