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可可仁儿啊

沉迷学习,随缘更新
爱青江,爱老白,更爱系解老婆

【莉白】捡到一只猫


魔女梗!我来祸害莉白tag了!莉莉姐为什么这么可爱想组团去偷莉莉姐噫呜呜噫!
半个下午爆肝,考前最后一篇文了_(:D)∠)_之后彻底闭关学习。7号以后我又是一条好汉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“喵呜!”莉莉蹲下来看着面前张牙舞爪的小白猫,伸手挠了挠猫下巴。这小猫也不认生,仰着头舒舒服服的让她给挠痒痒。“可爱的小家伙,你是怎么进了这片森林的?这里可不是你呆的地方,快走吧。”说着,莉莉伸手指了一下,一条通往外界的小路在猫咪脚下浮现出。

    “喵!”抗议似的叫了一声,成功唤回了正要离开的莉莉的注意力。“不愿意走么?”魔女伸手把喵咪捞起来,而猫咪则趁机扑向胸口并试图偷亲莉莉。

    “……请问用魔法炖猫咪判几年?”

    最后莉莉还是把小家伙带回了家。“嗯……你是只白猫,那就叫你老白吧!”莉莉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,呆头呆脑的样子逗乐了她,心情突然好了许多。这几天她为了村里瘟疫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,又要采药,又要连夜熬制,白天的时候再带去村子里帮忙治疗病人。同时还要防备大主教的追杀。不过她很有信心,在这片树林里没有人能战胜她。

    有了老白之后的日子轻松了一点。老白很聪明,没两天就学会了帮忙一起采药。猫科动物灵敏的嗅觉和灵活的身体,让老白找草药又快又准确。每次找到以后就疯狂摇尾巴,莉莉都怀疑自己捡回来的到底是猫还是狗了。这时候莉莉就会奖励老白一块奶糖。天知道他一个猫咪为什么不吃鱼干只对村子里卖的奶糖感兴趣。

    临近傍晚时他们一起回小屋。莉莉去熬药,老白就趴在桌子上打盹,偶尔也会霸道的趴在莉莉的草药书上不起来,非得给顺毛舒服了才站起来。等到草药熬好了要送去村子里的时候,不论老白在哪里睡觉,都会挣扎着爬起来跟上莉莉。“真是个粘人的孩子。”莉莉只能把他放在篮子里一起带去村子里。好在孩子们都很喜欢老白,有了老白以后喝药都乖乖的,就是回去的时候被撸炸毛了的老白会闷闷不乐。

    然而瘟疫持续了将近一个月都不见好转。每天都有人在死去。昨天还在跟老白玩儿的孩子,今天去的时候就不见了。莉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村民们也开始对这个自称外地逃难来的医女产生了怀疑。有人开始说,就是她的草药才害死了人们。曾经抱着她的胳膊甜甜的叫她姐姐的孩子,也开始拿东西丢她。她的草药没有人接受了。

    “怎么办啊老白,我只是想帮助他们,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魔女呆呆的坐在地上,老白轻巧的跳上她的肩膀,蹭蹭她的脸颊表示安慰。

    “因为根本没有什么瘟疫,所有人都是我杀的。”黑暗处走出一个人。“大意了。”莉莉握紧拳头,她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太久了,给了主教布下阵的时间。

    “没想到莉莉你也有失手的一天。”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脸上是得逞的笑容。“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禁魔阵,只要你用一下魔法,你就会体会到肝肠寸断的感觉。要想破坏阵也好办,那失踪的十个孩子,你很喜欢他们,每个人都是阵眼,杀死他们,还是乖乖交出你的力量?”

    “喵!”肩膀上的猫咪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,被莉莉及时按住了。“对不起了老白,这一个月有你陪着我很开心,至少在消散之前没有那么寂寞了。你一会儿一定一定要逃的远远的,知道了么?”说罢在猫咪头顶轻轻落下一吻。

    下一秒肩膀上的重量突然消失,眼前出现一片白雾,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出现的面前。

    “呼,憋死我了。回去再找瓦不管算账!喂!那边那个没我高的老头,来来来你过来,我把你头锤烂。”男人背对着莉莉,叉着腰用一副破锣嗓子冲大主教喊到。

    “不,不可能!在禁魔阵里没有人能使用魔法……”大主教慌了神。

    “魔人么你是?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会魔法了?老子是妖!”男人说着舔舔嘴角,指尖浮现出淡蓝色的光芒。

    “撤!”大主教见事态不对,立刻跟随身边的护卫灰溜溜的逃走了。

    “哼,魔人,下次再看见你我把你头锤地里去。”说着还挥舞了一下拳头。

    “噗~”身后的魔女笑出了声。男人转过身,莉莉这才看清楚,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男人,穿着红黑色的军装,白色的披风下隐藏着银白色的短发,却长着一张有些白嫩的娃娃脸。“笑,笑什么?魔人!”老白不安的抖动了两下耳朵,尾巴在身后摇摆。

    “你是妖界的大将Oldba1吧。我听说过你呢。不过你怎么会变成一只猫咪到这里了呢?”莉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。

    “都是那个猪精土拨鼠瓦不管!不就是弄坏了他的宝贝球球么?他就联合熊猫虚伪——就那个咒术师,给我下咒让我变成猫,非要什么魔法之吻才能变回来。你也真是个魔人,第一次见面我就跟你喵了半天让你亲我,你倒好,还把我拎起来,想想我就肚子疼,魔人!”

    “我不是魔人,我是魔女。那么Oldba1先生,一个迟到的吻接受么?”莉莉勾勾嘴角,老白脸上浮上一层红晕,尾巴却摇得跟朵花儿一样。“那,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……”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吻上了嘴唇。耳朵抖动了两下,他伸手把魔女圈在了怀里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 “嘻嘻嘻嘻嘻嘻嘻嘻!快看!欧的黑粉紫白绿青红嫁出去啦!”用水晶球看着这一幕的土拨鼠瓦不管大叫一声,差点把在树上闭目养神的虚伪给吓掉下来。在晒太阳的小狐狸甜瓜兴致缺缺的翻了个身,倒是他旁边刚才还在打盹的小狼崽十六迅速爬起来冲过去“让我看看白哥哥!”

    “小孩子看什么看,整天不学好,屁股打烂烂!”瓦不管收起自己的宝贝水晶球,深藏功与名。

评论(14)

热度(1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