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可可仁儿啊

沉迷学习,随缘更新
爱青江,爱老白,更爱系解老婆

一个甜品店里的故事

第三人视角里的他们。依旧白瓦白无差。
心血来潮写的,然后发现从旁人视角写限制真的好大。
实验室里满满的奶油香,我还写着各种甜品。饿死了_(:D)∠)_想吃雪媚娘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
    周一的下午店里没什么人。无所事事的我趴在柜台前观察客人。

    现在店里只有一个客人,高高瘦瘦的一个男孩,长相相当清秀,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,抱着一杯柠檬水,有意无意的咬着吸管。看起来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。

    大概是相亲?或者是约会?看他紧张又兴奋的样子,我突然有些好奇,对方会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 没过多久——虽然那位客人看起来像是等待了一个世纪一样久远,新的客人推开了门。是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,看起来很清爽。

    “这是可可甜品店么?”新客人一开口差点把我逗乐了,明明是二十岁少年的样子,却有着四十岁的破锣嗓子,听起来还有点蜜汁像黄渤。

    “老白!”我还没来得及回话,窗户边的那位客人先喊出了声。他看起来很兴奋,大概又有些害羞,脸蛋有些红扑扑的,正拼命向这边招手。

    “魔人。等很久了吧?”这位被称为老白的客人看向那边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总觉得他的声音温柔了很多。

    “没有啊。等白宝贝多久都没关系!”那个少年笑眯眯的走过来,看起来没个正经样,但其实很紧张。别问我怎么知道的,我一个单身狗每周要看几十对小情侣在我的店里腻歪,从初次见面的到七年之痒的,我一眼就能看明白。

    “管管。”被称为老白的这个客人如此称呼那个少年,还顺带揉了揉他的头发,看起来手感非常好。我总觉得他还有什么话要说,但他却只是笑了笑,揽过有些拘谨的少年,趴过来“漂亮的小姐姐,给推荐个好吃的呗。”

    看在他夸我漂亮的份上,我决定不坑他俩。才不是因为那个叫管管的小孩长的好看呢哼。

    “两位可以看看我们最新的红酒慕斯和雪媚娘。不喜欢太甜的话,推荐抹茶千层,芒果华夫。对了,还有奥利奥暴风雪也可以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 “白不能沾酒精,胃不好不允许他吃暴风雪。”叫管管的小孩语速飞快否决了我的推荐。

    “我不管我就要吃暴风雪。”老白的声音多听几句竟然觉得有点奶里奶气,我大概是闲的疯掉了吧。我突然对这两位客人更加感兴趣了。

    “你吃屁,你不许吃冰淇淋。雪媚娘是什么?”

    “我不吃你,瓦不管先生。雪媚娘就是那种又大又白又软的,你喜欢的东西。”

    “恶心心。我最喜欢你你不知道么?又大又白又软的欧的白先生!”

    “两位先生——”我觉得再不开口我要插不进去话了。“两位如果感兴趣可以尝试一下雪媚娘,我们店正在做情人节活动,雪媚娘买一送一,很适合情侣们了。”

    “我们,我们不是情侣。”管管突然涨红了脸。这个小孩看起来咋咋呼呼,没想到比谁都容易害羞。

    “魔人嘛你是?买一送一为啥不要,管他是不是情侣。人家漂亮小姐姐又没说非要情侣才能买。来两个雪媚娘,两块芒果千层,再来一杯橙汁和一杯可乐,可乐不加冰。”最终老白做了主,而管管跟在他身边只笑不说话。

    “好的先生,请稍等。”

    我把甜品端过去的时候,这两个人正聊的开心。

    “您好,您点的甜点。”

    “谢谢。”老白对我点点头,又顺手去拍了拍管管。“快给人漂亮小姐姐道谢,人家给咱们端过来的。”

    “没事没事,这本来就是我的职业。”我看着老白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很好玩儿,这两个人看起来年龄差也不大,但是莫名有一种老父亲带腼腆儿子的感觉。

    “那个……谢谢。”管管说话的时候涨红了脸。应该是不太擅长和人交流的那种孩子吧,不过看他对这个老白却很坦诚,咋咋呼呼的样子,看起来很可爱。

    我对他俩更加感兴趣了。会是两个什么样的人呢?

   我坐在柜台前假装干活,实则偷偷瞅着窗户边的两位客人。

    只剩他们两个的时候管管很放松,一直在说话,眉飞色舞的样子真的很好看。老白看起来没那么多话,一直笑盈盈的看着他。

   我是不是应该提醒他们,雪媚娘要趁凉吃?
   

    店里又过来几个客人。

    等我忙完的时候他们俩已经吃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 管管大概是吃到的奥利奥夹心的,有一点奶油和巧克力粉沾在嘴角。

    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忘记给他们纸巾了。失误失误,都怪我一看见好看的男孩子就犯花痴。

     我正要找纸巾送过去,就看到老白伸手帮他擦了嘴角,管管微微偏了偏头,吻了他正要收回了手指。

    我应该在厨房不应该在这里。

    我突然觉得很想笑。

    这两个人,明明看向对方的眼神都那么明了,却谁也不肯承认。有畏惧,也有光芒。

    我拿出今天早上心血来潮做的幸运饼干,每一个里面都有不同的纸条。原本是要送给小孩子们的小礼物。我也不知道哪个里面是什么,只是凭感觉挑了两个。

    “两位先生,这是送给你们的小礼物。祝你们今天开开心心。”
   
    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。等我忙完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。桌子上留着一个用小票叠的千纸鹤,很好看也很温暖。

    大概过了一周吧,我又见到了那位叫老白的客人。

    “先生您好,需要点什么呢?”他看起来有些疲惫,但是又很开心。

    “来两个雪媚娘,两杯冰可乐,打包。”

    “雪媚娘要什么口味的?”

    “诶,管管没说。你等我打电话问问他。”

    “喂,管管啊,你吃啥口味啊?啊,你不知道?你是魔人嘛?下次你自己下来买,我不给你买了。”还是熟悉的破锣嗓子,却有了不一样的温柔。

    当然,以后每周下来买甜点的,依然是老白。

评论(18)

热度(1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