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可可仁儿啊

沉迷学习,随缘更新
爱青江,爱老白,更爱系解老婆

欲沐小团子

是橙子宝贝的点梗!醉酒小团子沐木~ @橙橙橙橙橙子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“欲为你在哪里啊……”沐木跌跌撞撞的往前走,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。黑暗的房间里除了他的啜泣没有任何的声音,也没有一丝温度。“别抛下我……”
   

    欲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。一天前实验室突发问题,作为负责人的欲为接到通知后迅速赶了过去。而他走时沐木正在睡觉,他来不及把他叫醒,只能锁好门急匆匆的走了。忙活了一天一夜总算是解决了问题,拒绝了同事的邀约,他立刻往家赶了回去。他担心家里的小团子,本来就是个没安全感的孩子,这么久见不到他,大概会哭鼻子的。
    欲为轻轻开了门。屋里静悄悄的,却弥漫着一股酒精的味道。他的心突然揪了起来。“沐木?”小声的呼唤着小团子的名字,同时在沐木最喜欢去的地方寻找着。桌子上倒着一个啤酒瓶,是他走之前忘在桌子上的,一些啤酒流到桌子上和地上,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儿。
    “沐木?是我回来了啊!沐木你在哪里啊?”小家伙个头太小了,欲为四处寻找也没找到。没有办法的他只能先回卧室休息,走到床边才发现了窝在他的衣服里睡着的小团子。
    他俯下身看着沐木,小小的身体被卷在他的衣服里,脸上还挂着泪痕,大概是哭了很久,睡着时也一抽一抽的。
    欲为的心口都是疼的。他不知道这傻小孩过去究竟经历了什么让他这么没有安全感,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履行好自己的责任。他轻轻托起沐木,想把他放回到他自己的小床上。却不想轻微的动作弄醒了沐木。
    “唔……嗝……”迷迷糊糊的小沐木打了个嗝儿,奶乎乎的样子让欲为心都融化了。同时欲为也闻到了酒精的味道。该死的,沐木竟然喝酒了?
    沐木并没有注意到欲为的脸色不对,醉乎乎的他只感觉身边暖暖的,很安心,也因此觉得委屈。他紧紧抓着欲为的衣服不肯松开。“不要……欲为……欲为……救救我……”
    “沐木,我在呢沐木。”轻轻抚摸着小团子的身体,安抚着受惊的沐木。
    “我害怕……嗝儿……欲为……呜呜呜……别走……别走……我怕……”在酒精的刺激下沐木哼哼唧唧的,但是始终没有松开欲为的衣服。
    “沐木乖,我在呢。”欲为知道这时候急不得,只能把沐木托在手中,一遍一遍的说着“我在。”来安抚他。

    沐木醒来时时第二天早上。经过了一整夜酒劲儿也下去了。他揉揉眼睛,突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大手里,身上还裹着欲为的衣服。而那双温暖的大手的主人,歪倒在床边睡着了。
    沐木突然觉得有些愧疚。他看得出欲为很辛苦,黑眼圈很明显,脸色也不好,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睡了一夜估计更难受了。沐木小心翼翼的爬起来,沿着胳膊爬上欲为的肩膀。小小的团子蹭蹭欲为的脸庞,胡茬扎的他痒痒的。
    “醒了?”低沉的声音传来,不知何时欲为已经醒了。
    “欲为抱抱我!”深谙卖萌是一切真理的沐木当机立断伸手要抱抱。欲为把他托回手心,手指戳戳他的小脑袋。“傻沐木,昨天怎么哭成那样?眼睛都肿了。”
    “我睡醒以后找不到你了,我以为你不要我了……”沐木的声音越来越低,委屈巴巴的样子让欲为心疼坏了。
    “沐木。”欲为轻轻抚摸着他,声音难得的严肃“之前的事情全都过去了。现在你在我身边。我,老欲为,绝对绝对不会丢下你,相信我。”
    “那你以后不许不声不响的离开!”沐木抱住欲为的手指,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。
    “好~”
    “也不许夜不归宿!”
    “听娇妻的~”
    “给我买牛奶喝!”
    “得令~”
    “不能不让我吃布丁!”
    “没毛病娇妻~”
    “狗贼!”
    “嗯?”
    “就是狗贼!”眼看小团子又要委屈巴巴哭唧唧了,欲为连忙回答“好好好,我就是狗贼~”
    被哄开心了的沐木在欲为手上滚来滚去,软乎乎的触感融化了欲为所有的疲惫。
    “沐木,该来说说昨天你喝酒的问题了吧。”
    “诶?狗贼!”见势不对沐木翻个身就想开溜,无奈被欲为拢回手心。
    “昨天是我不对,但是你也不能喝酒。你太小了,身体承受不住酒精的伤害的。记住了么?”
    “知道啦知道啦~mua~么么哒~爱你~”沐木使出了自己的绝招,沐木三连。
    果然老欲为只剩下傻笑了。
    沐木趁机跳出他的手心,蹦蹦跳跳跑开。反正不管他去哪里,欲为都会找到他。

评论(8)

热度(127)